來讀讀小說 > 仙緣志 > 第一卷初入仙界 三百一十二章 一觸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卷初入仙界 三百一十二章 一觸

小說:仙緣志作者:夢入憶字數:3561更新時間 : 2019-10-07 10:53:23
    氣宗高階修士這方聽到劍宗之人的話語后紛紛不做回答,只是看著對方。

    而劍宗為首得那么男子蔑視的看一眼眾人,然后看向那名年輕男子,開口說道:“跑,能跑到哪里去?你我劍氣雙宗追溯以前本是同門,只是后來你我二宗因為有心人作祟,最后導致二宗拔劍相向,這才促使成了現在這般田地。”

    氣宗年輕男子聽后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輕咳一聲之后,看向男子問道:“氣宗劍宗追溯根源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是當年你我二宗以死相對,如此深仇大恨我如何相信所說的話語?”

    劍宗男子聽后挑了挑眼皮,伸手從袖口處一抬,一道白光閃過,其他氣宗之人心一緊,劍宗男子冷哼一聲,氣宗年輕男子抬手一抓,一本卷冊出現在了他手中。

    氣宗男子低頭一看,知道此卷冊有些年月了,而且,此卷冊內盡然含有濃烈的靈元氣息,保不準已經成為一件靈寶了!

    認定之后年輕男子面無表情卻內心波瀾,此卷冊內盡然蘊含著純粹的氣宗靈元,絕非一般人能夠造假出來的。

    打開卷冊,第一頁間就寫著,劍氣縱橫,所向披靡八個大字。

    這八個字里蘊含著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力,促使著年輕男子接著看向后面。

    但就在這時,男子身體周圍一道白光閃現,滿眼迷離得男子突然渾身一抖,抬頭看向劍宗男子,然后將卷冊一拋,下一刻,卷冊出現在了氣宗男子手中。

    “怎么,有什么不對?”劍宗男子見氣宗年輕男子臉色微變,試探問道。

    “沒什么,卷冊沒有問題,此事事關重大,容我與各宗協商可否?”年輕男子猶豫了片刻后,看向劍宗男子,一臉誠懇的說道:“你如何能夠保證劍宗之人既往不咎,還能與我氣宗之人和平相處?”

    “這一點你放心好了,我劍宗定然不會食言,如果你不放心,我們可以找宗內長老立下心魔為誓言。”劍宗男子聽后一本正經得說道。

    “那你們可以給我們些許時日,我等召開各宗門大會,商議議定之后給你答復,如何?”年輕男子看向劍宗男子,說道。

    “好,兩日,明日傍晚我會再來,在這期間,我希望你們不要玩什么花樣,如果還有氣宗之人出入,我可就不敢保證他們的安慰了。”劍宗男子聽后起身拱手,言語一轉,冷言威脅完之后帶隨另外兩人轉身御劍飛行而去了。

    當那三名劍宗之人御劍飛行遠去之后,年輕男子下方眾人開始看向男子,其中一名老者起身拱手一拜,說道:“梁宗主,我們當真要投降?”

    年輕男子聽后一擺手,隨后看了看其他人,開口說道:“將各宗門宗主傳喚,發布集火令。”

    此話一出,所有人不在追問,紛紛離場,急忙去傳話而去了。

    瞬間場內只留下了主持大殿會議的三人。

    “立揚兄,剛才那卷冊有什么問題,盡然讓你激發出了護心罡氣?”一名骨瘦嶙峋,頭發花白得老者看向年輕男子,開口問道。

    “夫宗主,劍宗煉制此卷冊之人,我們三人聯合也不是其對手。”年輕男子聽后,輕嘆一聲,開口說道。

    “什么!”

    “什么!”

    其余兩名修者瞬間震驚的異口同聲道:“這怎么可能,梁宗主是不是看錯了!”

    “沒有看錯,那卷冊我沒有繼續展開往下看是因為卷冊內藏有劍氣,那人也無意與我以死相逼,只是留了一道法訣,就是這一道法訣,我還沒有與其正面交鋒,護心罡氣便被激發而出,如此凌厲,不是我這等修者可以比擬的。”年輕男子起身看向天邊,開口說道:“卷冊是假的,你們也不必擔心,我傳喚各宗宗主就是要找出叛徒,然后聯合其他宗主,想辦法將我氣宗核心弟子帶出,若不然,劍宗定會將我氣宗在明日斬盡殺絕,而且,如若我沒有猜錯的話,劍宗現在只有這幾名門人在我氣宗附近,其他之人只是在趕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全部劍宗之人趕來之日便是明日!”

    那兩名修者聽后對視了一眼,君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震驚。

    “正好我氣宗各宗核心弟子已被帶來,各宗門宗主今夜匯聚,我們需要做棄車保帥的準備了。”年輕男子雙手倒背,遙望遠方,輕嘆:“氣不見遇長存,萬古卻不見覆滅,我們剛有了一絲信心,對方久出現了一名能夠完全壓制你我之人,這便是風水輪流轉吧,當年也是我們將劍宗之人斬殺太兇,如今因果循環,天道難違呀......”

    一場腥風血雨伴隨著陰蒙蒙的天一起就要到來,而不遠處氣宗山上參加比試的大部分修者卻還不知,一場有可能要了他們命的修者大戰即將一觸即發!

    而此時的張元站在隊伍最后方,而與他霞光宗聯合的另外兩宗之人一到擂臺上后突然有序的排開,放佛兩個宗門一直就在一起,而且任誰都能夠看出,這二十九人擺出得是宗門秘陣!

    要說這是兩個宗門,如何能夠用出相同得陣?

    這其中也是不為人言的秘密,各大宗門都在尋找與不斷創新,讓自己宗門經久不衰,這其中就誕生出了下屬宗門,實則是個大宗門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被選拔出,派往下屬宗門宗主作為核心弟子,從而廣納賢才,畢竟修者資質靈根占一半,機緣福深占一半,大宗門不敢打賭,只能收取資質靈根中的佼佼者為重點培養,但是高階修士都心知肚明,到了后來,真正左右修者能否繼續往前跨步的機緣才是最大的,但是前期的修士機緣在大,突破不了修為瓶頸,無法踏足修仙界,那都是白費心思。

    所以,只能在正派面前廣納資質靈根優越者,在下屬宗門廣收各類資質一般,福緣深厚之人,二者齊頭并進,為宗門發展作出貢獻。

    而如今幫助霞光宗的這倆個宗門任誰都看出來這是羅雁氣宗的下屬宗門,這一次試煉大會上突然發生如此變故,所以才將這兩宗派出,一是賣個人情給乾啟,二是正好鏟除與羅雁氣宗暗中較勁的煉獄空!

    二者雙方修士均已入場,擂臺方雖然對外宣稱能容納五十人,如今雙方六十人站在擂臺上也顯得絲毫不擠。

    張元站在所有人后方,畢竟兩宗之人整齊排開,一看就是布好了陣型,自己又不知,隨意闖入不但未成幫忙,反而會越幫越忙,索性不如站在最后方,等待時機。

    而煉獄空方派出的修士中胡亂站在場內,但是無一人敢站在那名一直在吃東西的憨厚少年。

    憨厚少年嘴里不停的咀嚼著食物,伸手一指,呼嚕呼嚕的說著話,身后眾人一句沒有聽懂,全部紋絲不動的站著。

    憨厚少年見眾人無動于衷,轉身看去,滿嘴事物的他便開始破口大罵,滿嘴的食物碎屑噴涌而出,而被罵的眾修士此時也聽明白了,是讓他們沖過去,將對方陣型沖散。

    一瞬間,挑戰方修士紛紛動身向列陣方沖來。

    修于心黑霧繚繞的向陣型后方飄來,土協雙手指甲一出,一下鉆入了地底,消失不見了,而其他修士則正面沖來。

    列陣方修士中站出一名少年,伸手一指陣型左方,立馬有兩男一女自行組成小陣,瞬間一束紅光激射而出,將藏匿于黑霧中的修于心擊破而出,逼迫停留在原地,沒有再往前沖來。

    而男子隨后又一指陣型后方,一男一女兩名弟子雙掌對拍,瞬間一團白光一閃,向地下擊去,下一刻,陣前指揮的少年前方擂臺上突然發出轟隆隆的響聲,隨后,土協被一擊飛出擂臺地下。

    其他即將沖入陣型的弟子突然停住了身形,紛紛意外的看向二人。

    “干什么呢,我讓你們沖,你們聽不到嗎?”憨厚肥胖的少年見眾人已經沖到陣型前方,因為修于心與土協被對方瞬間看破擊敗而停止不前的眾人聽到憨厚少年的話語后,紛紛運轉功法,沖入了陣型內。

    而修于心則不服輸的黑霧在此繚繞全身,身形在黑霧中開始慢慢變化。

    而土協向陣型右方跑去,施展土屬性功法,調動周圍山石組成一塊一塊巨大的石塊,向陣型內的一方修士砸來!

    一瞬間一場混戰一觸即發,雙方剛一接手便是不留余力的相互搏擊,觀戰之人無不細心觀看,如此激戰可是很少見的!

    而魔化后的修于心瞬間打出一團黑霧,黑霧飄到陣型最前方時,修于心突然一個閃動,出現在了陣型左前方,因為變身后的強橫,修于心瞬間沖入了左后方陣型,開始與陣內修士近身搏戰!

    這顯然就是石像當初告誡張元的,修士本來最薄弱的便是近身戰,如今修于心也是抓住這樣的機會,沖入了陣型后開始瘋狂的與所有修士展開近身搏斗,瞬間上風全占,讓左后方的修士苦不堪言,而且有幾名已經負傷!

    如此看來,張元是無法在袖手旁觀,氣運全身后法訣一催動,瞬間沖向修于心這邊,與其開展近身搏斗,瞬間讓左后方的修士松了一口氣。

    而此時,土協借助十幾塊投來的巨石中的一塊,藏匿身形,也瞬間來到了陣型后方!

    就在這時,所有人才明白,原來對方想要前后夾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avvzvb.icu。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