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學醫

小說:冰山總裁的貼身神醫作者:乘風而上字數:5329更新時間 : 2019-06-16 22:13:23
    臥龍山。

    蟲鳴鳥叫,山林之中隱隱錯錯,光線從樹葉交雜的縫隙中穿透而落,被風一吹,晃動著好似光影在變換一般。

    穿越山林的盡頭,還沒走到跟前,便能聽到震耳欲聾的流水聲。

    是瀑布。

    嘩啦啦——!

    從高處墜落,砸在石塊之上,發出巨響,濺起的水花飛向四周。激流湍急,沖刷到水潭面上,引起一連串的漩渦,飛快旋轉著。

    “嘩啦——”

    一道身影從水下突然沖了出來,好似一頭游魚,上身沒有穿衣服,帶著一竄水花,直接竄上了水面。

    少年雙手抓著一條魚,嬉笑起來,雙腳在水面一點,竟能凌空躍起,若是有人在此看到,恐怕會目瞪口呆。

    “師傅!”

    蘇寒大聲喊著,嘴唇之上細微的絨毛,宣告著他正是進入了青春期,這個時候的少年更要多吃多運動,才能長得高長得快。

    他急急忙忙上了岸,在山林里飛奔,手里的魚還在掙扎,可哪里掙脫得了蘇寒的雙手,用盡了力氣之后,也只能認命了。

    道觀里。

    老道人正靠在竹藤椅子上,一只手拿著酒葫蘆往嘴里灌酒,另一只手正放在腰上撓癢。

    他的臉色微紅,醉意上了頭,一雙眼睛滿是享受,仿佛在云端自在,逍遙快活著。

    “酒是好東西,酒真是好東西啊。”

    “師傅!師傅!”

    蘇寒大喊著,雙手捧著魚,快速跑了回來,裂開嘴一笑,“瞧我抓著什么了?給你當下酒菜!你想紅燒還是清蒸啊?”

    手中的魚,象征著掙扎了一下,似乎能聽到蘇寒的話,已經絕望了。

    老道人翻了翻眼皮,看了那魚一眼:“我當是什么好東西,魚啊,還是元明湖的好吃。”

    “元明湖?”蘇寒一怔,“哪呢?”

    老道人沒有回答,腦子里想的不是元明湖的魚,而是那里藏著的酒,不由得覺得自己手里的酒,好像沒味道了。

    他坐起了身子:“紅燒吧。”

    “好!”

    蘇寒飛快跑去了廚房。

    老道人笑笑:“這小子,學的本領盡用來抓魚了。”

    他伸出手算了算時間:“也該學習《天經》了。”

    那雙深邃的眼睛微微收縮,看向遠方,嘆了一口氣:“這幾年后,《天經》傳人再世,不知道會掀起什么風波啊。”

    想到這,他又笑了起來,側身繼續靠在椅子上,往嘴里倒了一口酒,咕嚕咕嚕細細品味吞了進去。

    “妙啊,真妙啊。”

    濃濃的香味很快就撲鼻而來,廚房里蘇寒的鼻子上還沾染了一絲鍋灰,正小心翼翼將做好的魚放在盤子里,又從菜籃子里取出兩個辣椒,切了片點綴一番。

    “師傅!好了!吃飯!”

    他大聲喊著。

    道觀里的飯桌很小,是蘇寒用簡易木板釘上的,老道人是個極懶的人,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自從蘇寒學會了做飯,老道人就再沒進過廚房。

    按照他的話來說就是,這孩子可塑性極強,不管武藝、醫術,還是廚藝,都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必須好好鍛煉。

    一大碗米飯,一條魚,就足夠兩個人吃一餐了,老道人甚至都不吃飯,只要有酒,他就是這世上的神仙。

    “從明天開始,正式練功。”

    老道人吐出一根魚骨頭,嘟囔著道。

    “啊?之前的都不算正式?”蘇寒瞪圓了眼睛,想到老道人在自己雙腿上綁著幾十斤重的鐵塊,逼著自己每天從山下跑到山上,還要順帶給他買酒……

    這一跑就是半年,他現在都已經感覺不到鐵塊的重量了,結果,這還不是正式練功?

    “算吧。”老道人含糊道,“之前我教你什么來著?”

    “氣功。”蘇寒道。

    “哦,我差點忘了。”

    沒見過這么不靠譜的師傅。

    蘇寒夾了一大塊肉到老道人的碗里,“師傅,我是可以開始練習《天經》了嗎?”

    老道人只顧吃魚,喝酒,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盤子里的魚已經光了,老道人用筷子沾著湯,依舊吃得津津有味,只要酒葫蘆里還有酒,其他都無所謂。

    “師傅,我可以開始練《天經》了嗎?”

    蘇寒又問了一遍。

    “那水潭里的魚,味道還不錯,明天你再去抓兩條來。”

    “兩條?”

    “嗯,一條紅燒。”

    “另一條清蒸?”

    老道人筷子落在蘇寒的頭上,疼得蘇寒哎喲直叫:“另一條給你拿來練功!”

    “啊?”

    蘇寒張大了嘴巴,用魚來練功?

    “先練針法。”老道人道,“醫術之中,最難掌控的便是針法,我之前教你氣功知道是為了什么么?”

    蘇寒點頭,又搖了搖頭。

    “以氣御針!”

    蘇寒還是不明白。

    “笨啊!”

    老道人白胡子一吹,“明天再說,我要睡覺了。”

    吃了就睡,沒心沒肺。

    蘇寒想再問,但也沒有辦法,他現在打不過老道人,說什么都沒用,要是吵著他睡覺,還得挨揍。

    “什么時候才能打得到師傅啊。”

    蘇寒默默端著盤子離開。

    ……

    看著擺在案板上那兩條還活著的魚,蘇寒伸手要將大的那條丟進水缸里,被老道人一巴掌拍開。

    “弄這么大的魚回來做什么?”

    老道人哼道,“這兩條一條紅燒,一條清蒸,再去給我抓一條,只要一根手指這么大小的。”

    蘇寒欲哭無淚:“這么小的魚怎么吃啊。”

    “我說了,是讓你學醫,練針法用的!”老道人板起臉,在說醫術的時候,格外認真,“別廢話了,快去,趁我現在不喝酒,腦子還清醒。”

    蘇寒飛快跑去,免得等老道人喝多了,又只想睡覺。

    沒過多久,蘇寒便跑回來了,渾身濕噠噠的,手里抓著一條小魚,不過跟中指一般大小,恐怕還是個孩子啊。

    小魚放在案板上,翻騰跳躍著,拼命抗爭著自己的命運。

    “看準了。”老道人手一抬,雙指并攏,蘇寒那雙眼睛頓時猛地收縮起來,他分明可以看到一絲淡淡的氣流,在老道人的手指間浮動。

    是氣針?

    不等他反應,老道人手指一點,氣針瞬間扎進魚身之上,轉眼那魚兒便不動了,瞪大著眼睛,張著魚嘴,好似被定住了一般!

    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啊!

    “師傅,你是怎么做到的?”蘇寒驚喜不已。

    “氣針。”

    老道人手指伸出,再次祭出一根氣針,“魚身上同樣有很多神經敏感點,找準了,刺進去,就能控制它們,所以啊,抓魚可以很輕松的,蘇寒。”

    “那是怎么做到的?”

    “自己看書去。”

    老道人翻了個白眼,“等什么時候成功了,告訴我。”

    說完,老道人便轉身就走。

    “……”

    蘇寒心中忍不住罵老道人,這什么師傅啊,太不靠譜了吧,天經是早就給自己了,可這氣針怎么出來?又怎么尋找魚兒身上的神經位置,師傅都沒說啊。

    這要自己去琢磨,得花多少時間,還不如直接告訴自己呢。

    “師傅……”

    老道人沒有理會,身影已經消失了。酒葫蘆已經空了,可不得出去找找好酒么,光是這氣針,就夠蘇寒練兩年了。

    蘇寒沒有多余的廢話,老道人的脾氣他太清楚了,說要讓自己去琢磨,就肯定不會多說一句話。

    他也知道,醫術這種東西,深奧晦澀,靠講解未必能明白,更多還是需要自己去琢磨,去理解。

    蘇寒試著祭出一絲氣針,可根本就難以成型,還沒堅持多久,氣針便消散了,別說碰到魚身上,移動都難。

    “我就不信了!”

    蘇寒不斷嘗試,不知疲倦一般。

    ……

    老道人可不管蘇寒,就這一手,夠蘇寒用心去琢磨了。

    酒葫蘆空了,就得去找酒,這天下最好的酒,就在元明湖那老家伙的手里,老道人可不會有一絲客氣。

    元明湖,湖心小筑。

    老道人慢慢悠悠走進去,好似根本就沒人看到,他抬頭朝遠處柳樹下正坐在那垂釣的老家伙看了一眼,嘿嘿一笑:“老朋友來了,還不快來招待一下?”

    說完,他便自顧自坐了下來,咂咂嘴,鼻子動了起來,似乎在搜索那些好酒都藏在哪里。

    不一會兒,腳步聲傳來。

    “你這家伙,每次酒喝完了才懂得來看看我。”

    老教官頭發有些花白,手里提著桶,還有魚在翻騰,放在地上,濺起一絲水花。

    “不過啊,這次來,沒酒了,我都喝光了。”

    “少廢話,我不信。”

    老道人站了起來,已經搜尋起來,“你不拿出來,那我自己找。”

    說著,就靠著那雙鼻子,開始找起來,可半天都沒有找到。

    他狐疑地看了老教官一眼:“這不是你的待客之道啊。”

    “吃魚有的是,喝酒,還真沒有。”

    老教官道,“我這元明湖的魚,別的地方可真吃不到啊。”

    老道人撇撇嘴,手指著老教官一臉無奈:“好好好,知道你的魚好,下鍋吧,我等著,陪你喝兩杯!”

    老教官這才瞇了瞇眼睛,臉上閃過一絲得意。

    來了這,不陪自己喝兩杯,還想喝自己的酒?美得呢!

    很快,廚房里魚香飄出,老道人鼻子動了動:“不錯,手藝不減當年。”

    老教官將魚端了上來,香氣撲鼻。

    “這元明湖……”老道人朝遠處看了一眼,微微瞇了瞇眼睛,“沒什么異常吧?”

    老教官一邊擺筷子,一邊道:“沒有,有我坐鎮,能有什么異常?”

    “就怕那邊會有什么動靜啊,真要發生什么,我現在這個樣子,可幫不了你什么忙。”老道人搖著頭道,“除了喝你點酒之外,別的還真沒辦法。”

    “放心。”

    老教官道,“一切自有定數。”

    他走進屋子,很快拿出了一個壇子,老道人眼睛頓時就直了:“藏得可真深啊!”

    就在自己眼前,自己竟然都沒有發現?

    老教官倒了兩碗,與老道人碰了一下,喝了起來。

    “但最近湖水有些動靜,不像是那邊引起的,更像是我們自己這邊,好像要發生什么事一樣。”老教官道,“你說,會不會是昆侖那邊?”

    老道人搖頭,旋即又道:“你不好離開,我回頭去看一眼,有什么情況再跟你說。”

    老教官點頭。

    “好酒。”

    老道人啊了一聲,“昆侖那邊風大,我等等得帶些在身上,御寒。”

    “你這魚燒得不錯,改明兒得讓我徒弟來跟你學學,他就會紅燒和清蒸,還是一個味道。”

    老道人繼續道,“怎么教都學不會,笨死了。”

    老教官只是笑。

    笨的人怎么可能成老道人的徒弟?

    “是蘇揚的兒子吧?”他道。

    老道人點了點頭,一個勁地喝酒。

    “昆侖多虧了他。”老教官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了看遠處,“老家伙,你說,要讓這地方安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別說,還有潛藏在暗中那么多東西,要是都蘇醒過來,這世界會變成什么樣?”

    “什么樣?”

    老道人笑,“我不知道,反正有酒喝,有魚吃就行了。我這把老骨頭,還有點用處就是帶帶徒弟了,至于以后怎么樣,那是徒弟的事情,我相信他不會讓我失望。”

    他一邊說一邊吃菜,又一邊喝酒,好似還真是很久沒吃過一般。

    “你還別說,肯定比你帶的徒弟厲害!”

    “誰說的?”

    ……

    兩個老頭爭執了起來。

    而彼時。

    蘇寒半身泡在水潭里,周圍漂浮著好一些魚兒,都張著嘴,瞪著眼睛,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

    而他手指不斷化出氣針,抓住一只魚,便尋找神經點刺進去……

    “哈哈哈,還以為多難,師傅你這就想難倒我?可沒那么容易!”

    “以氣御針……原來就是這樣,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氣功作為基礎,運氣于手指之上,最重要的是穩定,丹田內的玄氣就很重要,天經果然神奇啊。”

    “可這魚兒是神經,那人呢?人是穴道吧,師傅讓我背的穴位圖,什么時候可以試一試,可我去哪里抓人啊?”

    “師傅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在你身上試一試啊!”

    他歡喜不已,手掌一撫,那些漂浮在周圍的魚兒身上,氣針都瞬間消失,好似突然被解開了束縛,急忙扭著身子逃走。

    蘇寒伸手抓住一只:“你的運氣不好,今天當我的晚飯!”

    他大笑,聲音回蕩著整個水潭之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avvzvb.icu。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