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仙武帝尊 > 第兩千五百九十五章 終有回報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兩千五百九十五章 終有回報

小說:仙武帝尊作者:六界三道字數:3791更新時間 : 2019-10-06 23:53:20
    自那方收了眸,葉辰轉身離開了,渾身都不自然。

    出了封禪古城,他又直奔下一座城,一張偌大的地圖,已被標注了路線,力求在這一夜之間全部尋完,啥個五岳斗法,他渾不在意的,來這封禪仙地,就是來找親人的。

    他離了古城,暗中之人也接連跟出,如影隨形。

    葉辰無視,這若在外面,他能給這準帝團滅了。

    ..........。

    月夜皎潔,昆侖山外三道人影劃天而來。

    仔細一瞅,可不正是太乙太白嗎?至于第三個,也是個熟人,前不久還去大楚轉了一圈兒,正是天庭司命星君。

    “確定他也叫葉辰?”司命星君左瞅右看。

    “第八百一十六遍。”

    “別鬧,第八百一十七遍。”

    太乙太白一人一語,都給司命星君數著呢?僅是這一個問題,一路上已問了八百多遍,倆人耳朵都聽出繭子了。

    “必定是他。”

    “必定是他。”

    司命星君頻頻嘀咕,先前漫天界亂竄,尋找應劫葉辰,奈何他運氣不咋地,未有尋到,華山論道一事,他自是聽說了,當日并不在場,直至方才見了太乙給的畫像,才驀然確定,那絕對是應劫的葉辰,有著一模一樣的尊榮和名諱。

    起先,他以為那是巧合,但仔細想想,便瞬間了然了,大楚第十皇的應劫,多半與他人不同,該是帶記憶應劫。

    “好你個人王,早與吾說清,也無需這般大費周折。”

    司命星君暗罵,一瞬間,把人王的祖宗八輩兒,挨個問候了一遍兒,若早知帶記憶應劫,他又何必漫天界亂竄。

    “這廝發什么神經。”太乙太白一左一右,不止一次望看,今日的司命星君,一路都在嘀嘀咕咕,也不知在嘀咕啥。

    說話間,三人不分先后,落在了昆侖山前。

    “昆侖道友,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司命星君拱手道。

    “別來無恙。”昆侖掌教語氣不咸不淡,對天庭一向都不怎么待見,特別是對那玉帝,那般高的逼格,忒特么晃眼。

    “不請俺們進去一敘?”太乙白了一眼。

    “有事說便好。”昆侖掌教的語氣,又多了一抹冷淡,還真不待見天庭,好歹是三尊大仙,竟連門兒都不讓進。

    “欲見華山葉辰,還請行個方便。”司命星君道明了來意,可沒空扯淡,也早知昆侖老道的脾氣,絲毫不敢造次。

    “方才已出山。”昆侖老道說著,便屏蔽了外界。

    司命星君揉了眉心,扯淡的橋段,緊趕慢趕還是錯過了。

    “明日斗法,他必在場,急啥。”太白說道。

    司命星君未言語,一步登天,朝最近古城而去。

    急,他能不急嘛!天界屏障時刻都可能開啟,得在此之前尋到葉辰,真等天人兩界隔絕,再尋到也是無用之功。

    太乙太白一頭霧水,都不知這貨,為何這般急著尋葉辰。

    星輝璀璨,月光皎潔。

    葉辰又到一座古城,神識籠暮,未見轉世,便又轉身,如一個匆匆的游客,來的快去的也快,一路風塵仆仆。

    時至深夜,他已尋了上百座的古城。

    可惜,他運氣不怎么好,修士的聚集地,人影扎堆兒的封禪仙域,愣未尋到一個轉世人,連一個相像的都未瞧見。

    伴著爛漫星光,他又越過一座大山。

    至此,暗中跟隨之人,已從幾百,攀升到上千,都不知那些老家伙,是如何堪破他身份的,皆是為道經而來,多已施神通,在他身上種了追蹤印記,以便斗法落幕好找尋他。

    他們以為自個手段通天,能輕易瞞過小圣人。

    實則,他們所謂認為的手段,在葉辰眼中,都是可笑的擺設,種下的追蹤印記,會是一把鑰匙,開啟鬼門關的鑰匙。

    這一夜,該是一個頗具戲劇性的一夜。

    一個大楚皇者,尋過了一個個古城;一個司命星君,也尋過了一個個古城,倆人一前一后,滿仙地的跑,卻愣未撞見對方,整的司命強烈懷疑,葉辰是不是不在封禪仙地。

    司命星君亦在封禪仙地,葉辰自是不知,依舊兢兢業業,一副不尋出個轉世人,便不算完的架勢,咋會一個都沒有。

    終究,皇天不負有心人,在邊緣地帶的一座古鎮,他尋到了轉世人,并非一個,而是四個,且還是一家四兄弟。

    “東方西門南宮北辰,有意思。”

    葉辰靜靜望著,表情頗奇怪。

    四個轉世人,分屬大楚四大隱世世家,東方家一個老祖、西門家一個長老、南宮家一個弟子、北辰家一個小兵,一個大輪回后,奇跡般的轉世到了一家,還是孿生的四胞胎。

    所以,他大楚的輩分,又特么混亂了,真不知給他們解開靈魂記憶,該如何稱呼對方,是叫前輩,還是叫兄長。

    夜深人靜,葉辰進了那個府邸。

    而后,熟睡的四人,便被拎到一塊了,四道記憶仙光一人一道,痛苦的唔唔聲瞬間想起,抱著頭顱低吼,前塵往事的記憶,如海潮般涌入,淹沒了清明的心神,刻出了前世。

    接下來,便是嚎啕大哭聲了,是個轉世,淚流滿面。

    也得虧葉辰事先祭了隔音的結界,不然,這個府邸必定熱鬧,一夜的風塵,終是沒有白費,尋了前世的親人。

    煽情的一幕,滿載著滄桑,更多的是淚水。

    四人整整齊齊一排,坐在了房檐上,靜靜仰望星空,似能隔著無盡縹緲,望見那片大好山河,再多的驚異,再多的傳說,也敵不過思鄉情結,一個大輪回了,歲月太久遠了

    這一幕,看的暗中之人,都一頭霧水,都不知這小石頭精,對那四人做了什么,哭哭笑笑,恍若四個神經病。

    轉世人是尋到了,可葉辰頗有惆悵,該如何將他們送回諸天,冥界有輪回投胎,這天界不知是否也有,若是無那裂縫,四個轉世人也回不去家鄉,此事,還得找道祖幫忙。

    轉世人已自星空收眸,齊齊望向葉辰。

    四人眼神兒,可謂五味雜談,有震驚、感激、疑惑、驚愕,震驚葉辰屠了一尊大帝,感激葉辰尋到了他們,疑惑葉辰帶記憶應劫,也驚愕葉辰,在天界這段時日的驚天之舉。

    天庭的圣主,經歷還真是豐富,他們至今猶不敢相信,這個故鄉的傳奇人物,締造了太多神話,或者說他就是神話。

    “這段歲月,莫出仙地。”葉辰悠悠道,寓意很明顯,不想他們涉足外界,混亂的世道,無強大戰力,朝不保夕。

    他也曾想過,將四人帶到華山,可這個念頭,旋即便被打消,華山將有變故,搞不好會有逼宮的橋段,多半一場血雨腥風,最主要的是,他要去上仙界,必定有危難,可能帶著他們冒險,相比外界,封禪之地更安全,至少禁止廝殺。

    若是可以,他會去找昆侖掌教,將他四人招到昆侖。

    四人頷首點頭,無條件服從葉辰安排,自知實力不濟,也不會去外界找刺激,一個不留神兒,會給葉辰添麻煩。

    轟!轟隆隆!

    驀然間,突聞一陣轟隆,不知聲源在何處,只知這轟隆之后,無論葉辰、轉世人,亦或暗中藏匿之人,都齊齊心神一顫,有一種心靈戰栗的感覺,更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葉辰仰眸,靜靜望看蒼緲,他人不知,可他卻知,必與太古洪荒有關聯,他對帝荒與紅顏的安危,更多一抹擔憂。

    的確,聲源出自太古洪荒那邊。

    且說帝荒與紅顏,真不是一般慘,自那日四散,三天兩頭被圍堵,隔三差五被追殺,強如帝荒,也圣軀血骨淋漓。

    幸好,那天地有乾坤變化,一旦擾了乾坤,便會被莫名的力量卷走,神秘而可怕,大成圣體與大帝都無法抗拒。

    正因如此,帝荒與紅顏才一次次的脫困。

    也正因如此,一次次聚集的天魔大軍,被不止一次的分離,若是運氣好了,帝荒與紅顏,還能各自打個小反攻。

    轟!轟隆隆!

    轟聲頻頻不斷,是有大戰,而且三方大戰,帝荒眾帝圍堵、紅顏被諸帝追殺,至于第三方,多半也好不到哪去。

    三場曠世大戰,整的那片天地,更加混亂。

    可笑的是,混戰的幾方,都不知太古洪荒在哪,天魔稀里糊涂,他們也差不多,整日除了打便是逃,除了逃便是追,至尊級的爭伐,愈演愈烈,每有大戰,必驚動天地人三界。

    末日降下,暗淡的神光,映在了紅顏的身上。

    遠遠望去,那風華絕代的女王,傷的怎一個凄慘了得,被天魔三尊大帝圍攻,其中,還有一尊巔峰大帝,險些被斬滅,九死一生才逃出圍殺,元神遭了重創,狀態極為糟糕。

    “太古洪荒,究竟在哪。”

    紅顏不知第多少次喃語,提著染血道劍,一步一個血色腳印,背影滄桑孤寂,絕美的仙顏上,刻滿了疲憊之色。

    正走間,前方迷蒙云霧,襯出了一道模糊的人影。

    實則,距離不知多少萬里,可以得見,那人也身形踉蹌,看樣子傷的不輕,隔著無數萬里,都能嗅到那股血腥氣。

    “諸天的人。”紅顏美眸微瞇,可以確定,不是帝荒。

    一瞬,她眸閃仙光,極盡集聚目力,撥開了一層又一層云霧,一眼望穿了乾坤,無視距離限制,終望清了那道人影。

    “是他。”又是一聲喃語,紅顏之語氣,頗為詫異。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avvzvb.icu。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