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怪物=妖怪

小說:帶我穿梭平行宇宙的閃電球作者:新人上路字數:2586更新時間 : 2019-10-07 10:52:31
    一連四天那大惡魔都沒有出現,弄得張天成也是有些疑神疑鬼,今晚就是月圓之夜,確實挺擔心那惡魔會不會突然出現壞了自己的大事,這也許是最后一次找到德古拉的機會了,如果失去這次機會,那以后想要完成任務的希望會變得非常渺茫。

    因為任務倒計時已經只剩下28天,如果這次的計劃失敗了,根本就等不到下次的月圓之夜的,雖然已經知德古拉躲藏地方距離特蘭西瓦尼亞城只有兩天的路程,可狼人移動速度很快,這個范圍會非常的廣泛,而對方有事刻意的躲藏,想要找出來可能性確實不大。

    如果沒有時間上的限制,倒是可以親教廷的神圣騎士團幫忙,對半徑五百公里內的區域進行一點點的排查,有可能會德古拉找出來,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根本來不及慢慢尋找。

    兩人漫無目的的走在深山老林中,天上的日頭已經偏西,眼看著就要日落西山,雖然有些擔心今晚那大惡魔會趁機出來搗亂,不過現在的情況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話說在人跡罕至的叢林中到處亂闖其實不只會遭遇到那大惡魔的襲擊,還會遇到不少其他猛獸或是怪物的襲擊,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怪物是真的很多,雖然從大環境上看起來和現實世界極為類似,可實際情況卻完全不同,看起來到更像是類似于西游世界,大大小小的山頭上大多會有些怪物盤踞。

    雖然這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惡魔的主動操控下成為怪物的,不過更多的怪物卻并不是惡魔在背后操作,而是那些動物無意中被一些從地獄中傳導過來的特殊能量所侵染生了變異最終成了怪物。

    在其他世界這種事可能百年難得一見,不過在這個世界卻相當的常見,在荒山野嶺中閑逛的不過十余幾天,遇到的怪物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當然大多數的怪物并不會主動攻擊,甚至正常情況下都看不出那是一頭怪物,比如剛剛發現了一只看起來很正常的山雞,準備打了做個叫花雞嘗嘗,然后對著那山雞射了一箭,隨之那挺正常的山雞在發出了幾聲刺耳的尖叫后,身體頓時發生了變異。

    雖然來的這個世界已經五個多月,可每次見到怪物變身還說好Q的不行,到現在還是沒搞明白變身時導致體型大增的物質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為什么看起來無中生有的事在這個世界會如此的普遍。

    那山雞的毛掉了一地,身體也如同充了氣,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只比鴕鳥還大許多的鳥精,紅著眼睛向著張天成這個偷襲它屁股的無恥人類沖了過來。

    當然張天成也沒覺得自己有啥理虧的,所以也擼起袖子沖了上去,機會難得正好可以練練那越發熟練的降魔掌。其實這降魔掌法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高深厲害掌法,無非就是憑仗自己著那擴散出去的感知能量場可以感知到敵人防御先對薄弱的地方,從而可以打出更大的傷害值。

    還有就是憑借過人的耐力讓這打擊可以連綿不絕,讓敵人防不勝防毫無招架之力而已,實際上在高手眼中這掌法壓根就沒什么章法可言,當然高手見了也會非常頭痛,這亂七八糟的掌法絕對是亂拳打死老師傅的經典。

    至于為啥叫降魔十八掌,大部分是屬于開玩笑的成分,當然還有個原因是,一秒鐘最多可以連續擊打出十七八次,所以干脆就叫降魔十八掌,以后如果一秒鐘可以打出二三十次,那就再改個更霸氣的名字。

    劈哩啪啦的一頓暴揍后,結果當然毫無例外,那超大的山雞精被打的暈頭轉向,根本沒任何反擊的機會,支撐那山雞變異的能量一點點的被打散,遭受了上百次的連擊后怪物直接被打回了原型。

    ……

    看著體型不到三公斤的山雞,是真的想不通剛才那上百公斤的雞肉都去了哪,還有那剛才已經掉光的雞毛怎么又長了出來,而那箭傷竟然卻還在,這一切看起來都顯得很不合理。

    原本是準備繼續做叫花雞的,只是感知到這山雞怪流露出極為強烈的求生欲,甚至還在通過它的方式求饒時,總于還是放棄了做叫花雞的打算,這東西倒是像神話中的的一些成了精的妖怪或者說本來就是同一種東西。

    “張,你就不怕那怪物以后會傷人嗎?”看著那山雞鉆出草叢中消失不見,維肯才上前問了句。

    “放心,它向我保證過不會傷人的!”

    “你竟然相信一個怪物的話?”

    “怪物的承諾許多時候比人更可靠。”

    “……這話好像沒錯,不過你怎么會聽懂邪惡生物的話?”

    “勉強可以聽懂一點,還有那怪物其實一點也不邪惡,剛才發狂只是被我給偷襲了。”

    “那山雞已經被邪惡的力量入侵還不邪惡?”

    “王子大人,你應該是弄錯的一件事,其實力量并沒有邪惡一說,世間有陰才有陽,有正就有負,陰陽正負相輔相成才能組成一個完整的世界,許多時候我們認為是正義的不一定是真的正義,我們認為邪惡的不一定是真的邪惡。”

    “正義與邪惡不是很好判斷嗎,天堂代表正義,地獄代表邪惡……”

    “如果事情真的這么簡單,那也不會有一大群天使寧可下地獄也不愿意呆在天堂了。”

    “那是因為他們內心邪惡!”

    “如果有一天你父親突然帶著一個平時你最看不起的盜賊回了城堡,然后讓你和安娜去參拜他敬愛他奉他為主,你會作何感想呢?”

    “……這個……難道我一直堅守的東西都是錯的?”

    “當然沒錯,這世間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難道惡魔控制人心,把人引入深淵還不夠壞嗎?”

    “惡魔真的可以隨意的控制人心,那不是在規則之下的公平的交易才對?”

    “難道在你看來德古拉也不邪惡?”

    “德古拉必須是邪惡的!”

    “為什么?”

    “因為他是我的任務目標,他的存在阻礙了我前進的道路。”

    “如果沒有任務,你就不覺得他邪惡?”

    “如果沒有任務目標的話,其實一點也不比正常人類的暴君邪惡。”

    兩人準備著晚餐的同時聊著各自對正義與邪惡理解,談論著對光明與黑暗的觀點,雖然分歧很大倒是沒有爭吵起來。

    其實張天成之所以和維肯說這么多在這個世界純屬于歪理的話,目的當然不是教育這位正義感十足的維肯王子,而是想透過維肯王子的靈魂向那大惡魔傳遞一個信息:其實自己不是上帝的堅定信徒,完全是可以談判交流的,這樣也就給以后非常交易創造個機會。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avvzvb.icu。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