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讀小說 > 無妄江湖 > 第六十八章:考驗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十八章:考驗

小說:無妄江湖作者:歆妧字數:3269更新時間 : 2019-10-07 10:55:23
    第二日。

    “到了,浩然山。不錯的話,應該就是這里了。”令狐寂微微頷首,對一旁的韓春霖說道,同時緩緩撫去額頭上的水滴。好在這場雨算不上很大,且有濃密的樹蔭遮擋,因此令狐寂與韓春霖二人幾乎是沒有被淋到多少雨。 不過瑯琊州多雨這件事倒也不假,自從令狐寂與韓春霖到這瑯琊州以來,這雨也就沒有停下來過。這般看來,倒是有幾分憂愁與凄涼。

    “這便是浩然山?”韓春霖有些驚訝,面前的這座山脈似乎與自己想象中的浩然山大不相同。韓春霖原以為這浩然山會高聳入云霄之上,俯瞰九州,萬山之首,也只有這樣才配得上葉無雙這俠榜第一的稱號,但沒想到的是,面前的這座山脈,雖說不矮,但是也僅僅是比其他的山脈高出了些許。因此韓春霖不得不懷疑是否是令狐寂找錯了?

    “先上去看看吧。”令狐寂深吸一口氣,緩緩往山上走去。其實,令狐寂自己也不大確定這是否就是浩然山,因為這座山除了比其他得來的高些,幾乎便沒有其他的特征,說起來也好笑,令狐寂完全是憑借著某種直覺來到這里,沒有絲毫的判斷推理,正所謂遵循己心,令狐寂恐怕已經做到極致了吧?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越往山上走令狐寂便越發的確定這里便是葉前輩隱居的浩然山。一路上,令狐寂看見了不少菜園子亦或是人工栽培的鮮花。因此必然有人隱居在附近,畢竟誰會閑來無事跑上個十萬八千里來到這荒郊野嶺的地方種菜?簡直是無稽之談。當然,令狐寂還有更重要的發現,那便是練劍的痕跡,在一片茂盛的竹林之中,令狐寂似乎還能感受到些許練劍殘余的氣息。

    雖說僅僅是些許殘余的劍氣,但令狐寂仍能從其中體會到一股不俗的滔天氣勢,那種睥睨天下之浩然正氣,讓令狐寂不由得心生敬意。

    不過這話說回來,這座山雖說沒有如想象般的那般雄偉壯闊,但還是有些險峻的。后來,令狐寂決定帶著韓春霖御劍飛行,相比較在懸崖那里,這里已經算是非常之安全了。但不知為何,在這座山上,御劍術就好似失效了一般,方才控制著飛起,便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壓制下墜落下來。無奈之下,令狐寂與韓春霖二人也只好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山上前行。

    由于是環山而上,導致這一段不是很遠的路讓令狐寂二人走了半個時辰,這時候,有一老者的聲音驟然響起:“汝等何人?為何前來此地!”

    聲音不是很響,但好似能讓整個瑯琊州都聽見,在周圍的一方天地間不止的回蕩。

    令狐寂微微愣了片刻后,昂首答道:“前輩,我有一個朋友需要你幫助,還望能夠……”

    “你的朋友……與吾何干?且說這九州之大,怎地就找到我這老頭子這兒了?”聽老者的語氣似乎是有些怒氣,斥責。似乎是因為令狐寂二人的前來打擾了老者的清閑,然而事實上也真是如此。

    令狐寂沉思了片刻答道:“是姜前輩讓我來找前輩的。”當下這種情況,恐怕也就只有搬出姜老的名字才能有見到這位大能一面的可能,不論如何,昔日老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那老者便陷入了沉默。令狐寂心頭大喜,知道這件事距離成功不遠了,看來姜老的名號還是很有用的。

    約莫十息后,老者渾厚結實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可知吾?”

    令狐寂笑了笑:“前輩乃是俠榜第一葉無雙葉前輩,名震九州,誰人不知?”

    話音剛落,兩名老者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令狐寂二人前方一丈的位置,雖已是滿鬢白發,但卻是鶴發童顏,寶刀未老。但是,既然其中一位是葉無雙,那么另一位又是誰呢?令狐寂雖說聽聞過葉無雙的大名,但要是說見的話,確實未曾謀面,此時自然是認不出來哪一個才是葉前輩,一時間難免會有些尷尬。

    韓春霖嘛,就站在令狐寂后面即可,也不需要她去說什么話,說錯了反倒不好。

    只見兩名男子皆身著一襲青白長袍,腰間掛著一把三尺寶劍,似乎在打量著令狐寂二人。

    “哦?有意思,這把劍……不是當年的那個令狐家的后輩所用?老夫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拂塵?現如今怎么到了你這個黃口小兒的手中?”一名老者笑呵呵地道。

    “小子名為令狐寂,這把劍是家父令狐白傳于我。”令狐寂畢恭畢敬地答道,同時也在細微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兩位老者。

    “說吧,此番前來,找我這個老頭子,有什么事。”這時候,另外一名老者開口,如此看來的話,應該這位就是葉無雙葉前輩了。

    令狐寂答道:“是這樣,小子的一位朋友身中太陰封印,姜前輩說,葉前輩您有能力將其解開,因此特來此地尋葉前輩幫忙。”說完,令狐寂讓韓春霖從自己背后走出來,并肩而立。不知為何,站在這兩位老頭子面前,韓春霖就有一種好似被看光了的感覺。

    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兩位老者在聽完令狐寂的話以后,嘴角皆有些牽動,但最終也都忍住,保持一副嚴肅的面孔,開始觀察韓春霖。

    “唔……的確是太陰封印,不過這封印尚且穩定,最起碼三年以內,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另一位老者捋著胡須說道。

    “還不知前輩姓名!”令狐寂思緒片刻后對那名不知姓名的老者拱手問道。

    “哦?姜老頭沒有和你說嗎?”老者忍不住笑道,“你既然知道這俠榜第一,那么肯定也知曉,俠榜第二是誰吧?”

    令狐寂微微一愣,滿是驚駭地失聲叫道:“難道,您是靳前輩!小子只聽聞靳前輩與葉前輩雙雙歸隱,卻不知道兩位前輩竟然一同隱居在這浩然山上。”說罷,令狐寂再次向兩位老者拱手作揖。

    靳尚雖說是俠榜第二,但要是說起實力的話,絲毫不弱于位列第一的葉無雙,兩人早年的時候就是死對頭,經常找對方進行切磋,葉無雙也只能說是略勝一籌罷了,要是真的生死相搏,誰勝誰負到還有待討論。

    “你爹那后生到還有幾分梟雄氣概,但怎么就生了你這么個殘疾?”葉無雙倒是口無遮攔,對著令狐寂就是一頓指點,惹得令狐寂一時間也只好苦笑來面對尷尬,至于這殘疾的原因,令狐寂也不想在過多的解釋什么,只會顯得自己很無能。且事到如今,多說無益,說得再多也不能將其恢復,能做的就只有變強,將當年失去的尊嚴挽救回來。

    “想要解開這太陰封印,倒也不難,但是你要先達到我的要求才行,你若是達到了我的要求,那么我不僅會幫這位姑娘解開那太陰封印,興許還會收你小子為徒也不一定?”葉無雙似乎在盤算著什么,用一種奸商一般的眼神看著令狐寂,讓令狐寂不得不懷疑自己是否已經進了這位前輩的圈套之中,但畢竟身份擺在這里,應該不會做出一些奇怪的事吧?

    “我倒是有一個好法子,你看這樣如何?”靳尚將嘴靠近葉無雙的耳邊道,臉上的盡是猥瑣的消融,與俠榜第二的身份多少有些脫節。

    半晌以后,只見葉無雙驟然笑道:“誒呀,還是你懂我啊,方才我也是這般認為的,好,那邊如此好了。”說話的同時還拍了拍靳尚的肩膀,而靳尚則跟著葉無雙一同笑了起來,至于終究是什么事會讓這兩位前輩如此開心,恐怕也只就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正當令狐寂欲要上前詢問之時,葉無雙與靳尚卻轉身離開,丟下令狐寂與韓春霖二人。

    “我說過了,你要先達到我想要的標準,而這個標準便是,與我戰斗!明日的這個時候,我在這里等你,你若是沒來,那我便視你為棄權,自然我也就不能幫這位小姑娘治療。”葉無雙悠悠揚揚的聲音從林中緩緩傳出,再以后便是沒有了動靜。

    令狐寂的臉瞬間就黑了,這算是什么?與天下第一俠客戰斗,這不是找死嗎?嫌自己活太久了興許會這般做,但令狐寂可沒有這個念頭。

    一時間,令狐寂已在心中咒罵這位“道貌岸然”的大能。

    這時候,韓春霖開口說道:“令狐寂,葉前輩只說了你要和他戰斗,但是并沒有說,一定要贏吧?且說葉前輩應該也不是那種以大欺小之人,我覺得葉前輩應該只是想試探一下你的實力,你說是吧?”

    令狐寂頓時恍然大悟,說得在理!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要讓葉前輩見識下晚輩的實力,必要讓其認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avvzvb.icu。來讀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aidudu.com
11选5倍投盈利计划